24小时咨询电话:15305195410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产品新闻
产品新闻

联系电话/ Contact

联系人:方先生
手机:15305195410
微信:13405862500
电话:13405862500
传真:025-52407402
237771930
237771930@qq.com

文章详情

内蒙古新巴尔虎右旗拆除7万米草原南京护栏

关键词:南京护栏  发布于:2022/8/18 8:35:38

六月的草原一片生机盎然,在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克尔伦苏木芒来嘎查芒赉畜牧专业合作社草场上,7万米网围栏正在被拆除。在年轻的牧民们眼中,流露出来的不是因繁重工作带来的疲倦,而是满眼的兴奋与喜悦。“以前把草场承包给个人后,基本上每家都拉上了网围栏,因此出现了草场固定化,走不出自家草场的现象,也因南京护栏出现了很多矛盾。7万米南京护栏的拆除,将打破制约牲畜四季轮牧、多元化发展的壁障,为草原生态环境均衡恢复铺就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道路。”芒赉畜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米吉格道尔吉说道。

新巴尔虎右旗克尔伦苏木芒来嘎查芒赉畜牧专业合作社草场上,年轻的牧民们正在忙碌的拆除南京护栏。

随着牧区现代化发展的要求,一道道网围栏不仅制约了畜牧业发展,也影响着草原生态平衡,饲草种类逐步减少、草场退化,网围栏引起的问题也日趋严重。打开封闭多年的牧场网围栏,恢复四季轮牧,碎片化的草原整合,牧民抱团发展成为新巴尔虎右旗牧区现代化试点建设的“必由之路”,也使新巴尔虎右旗牧区现代化改革探索迈出更坚实的步伐。

新巴尔虎右旗克尔伦苏木芒来嘎查芒赉畜牧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米吉格道尔吉说:“草场承包前我们都是四季轮牧的,所以我们想再把碎片化的草场整合起来,恢复四季轮牧,通过我们试点观察整合草场以后对草原生态恢复起到哪些作用,再与没有进入合作社牧民们的草场进行比对,以此来判断这个做法是否可取。”

南京护栏.png

新巴尔虎右旗克尔伦苏木芒来嘎查芒赉畜牧专业合作社共计整合草牧场39万亩。目前,对合作社草牧场内8万亩草牧场的网围栏进行拆除,是牧区现代化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重大举措。克尔伦苏木芒来嘎查作为新巴尔虎右旗牧区现代化建设试点,率先进入牧区现代化建设快车道,探索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为全旗牧区现代化试点建设绘就了崭新的蓝图。

回顾2017年8月,内蒙古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森林公安巡逻时,在边防公路66公里处,发现1000余只野生黄羊从蒙古国进入我国境内觅水,然而不幸的是,部分黄羊在试图越过两米多高的铁丝网时,被挂伤致死,情状惨不忍睹。

曾几何时,人们在草原上纵马驰骋,草原是一片无边无际、广袤的乐土,如今,这片乐土却围栏横立,被人为地分割成了面积不等的方格。为什么好端端的草原会冒出这些不协调的南京护栏呢?这是一个众说纷纭,各说各有理的话题。

草原围栏出现在上世纪80年代,有数据显示,当时全国约90%的草原存在不同程度的退化和沙化,约四成的重要湿地面临退化的威胁,作为改良草原的对策和方法,草原承包制度受到大力推行,一道道划分草场的网围栏因此就应运而生。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占全国土地总面积40%的草原,其主管部门是农业部。农业部下面有个草原司,负责制定我国的草原管理政策。众所周知,改革开放后,农业联产承包制大获成功,农民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于是,农业部将这个政策直接套用到了草原上,广袤的草原因此被分割成几百亩至几万亩不等的地块。这些地块采用网围栏划定界限,分包到户,产权分明,既方便牧民按不同季节、在不同地块间轮换放牧,又解放了他们的时间,无需全天守候,只要早晚将家畜赶入、赶出带围栏的草场即可。

为了避免你家的牛羊吃我家的草,政策下达之初,牧区家家户户争先恐后地承包草场,修建网围栏。这里所说的网围栏,一般高度在1.2~1.5米,用铁丝编织而成。有时候,为了防止牦牛等大型家畜的冲撞,人们还会在网围栏上加一道带刺的铁丝,增加网围栏的高度。根据2007年4月印发的《全国草原保护建设利用总体规划》,到2020年,全国累计草原围栏面积将达1.5亿公顷,覆盖蒙、藏、甘、滇等多地。而在2005年,这一数据为3800多万公顷。可见,随着时间的推移,草原网围栏将呈现出“多、密、高”的分布特点。而这种难以逾越、带有刺丝的网围栏,对野生动物来说非常危险,它们在迁徙觅食或为了躲避天敌而跳跃时,极易被网围栏挂死或刮伤。

牧民小范围联合起来,自发拆除网围栏的事情,在很多地方已经实现了。青海玉树甘达村,以及内蒙古锡林郭勒乌珠穆沁和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旗克尔伦苏的牧民都在这么做。因为他们看到了这样的远景:只有完整地保护草原生态系统,为动植物提供繁衍、生息的通道和机会,才有草原和人们美好的未来。而要恢复草原生态,势必拆除网围栏,就算大范围拆除较慢,在小范围内,人们可以合作社的形式先行拆除。

也许有一天,当更多牧民看到拆除网围栏所带来的好处,当越来越多的牧民自发拆除南京护栏,草原上的南京护栏就会越来越少,对目前还无法准确评估的草原管理政策,也可能得到调整。我希望有更多人加入拆除草原南京护栏的行动,为生态中国做出负责的选择。


在线客服

网络营销部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